<cite id="rj59p"><span id="rj59p"></span></cite>
<var id="rj59p"></var><cite id="rj59p"><strike id="rj59p"></strike></cite>
<var id="rj59p"><strike id="rj59p"></strike></var>
<cite id="rj59p"><video id="rj59p"></video></cite>
<menuitem id="rj59p"><video id="rj59p"></video></menuitem><menuitem id="rj59p"></menuitem><var id="rj59p"><strike id="rj59p"><thead id="rj59p"></thead></strike></var>
<thead id="rj59p"></thead>
<cite id="rj59p"><span id="rj59p"></span></cite>
<ins id="rj59p"><span id="rj59p"></span></ins>
<var id="rj59p"></var>
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王爷娇宠小医妃

第121章 后贵

王爷娇宠小医妃 空谷绿兰 2026 2019-02-24 23:58:55

  红棉哭喊着?#35828;?#20919;芸的跟前,上下端详着冷芸,“二小姐你没事儿罢?方才可吓死婢女了!”

  童穆看院儿儿中外皆是一片狼藉,便对鹄羽道,“先生,不若我们如今先去大千寺安顿一下罢,这儿着实是不可以再住人了。”

  “恩。”鹄羽点了下头,非常自然对童穆命令道,“去赶车。”

  童?#32511;?#22530;一个一品公爵家的小公爷,在长安城时时刻刻皆是前呼后拥的,却被鹄羽当作仆从似的使唤,这倘若被外人看见,铁定会吓掉眼球,可童穆却也并不以为忤,反倒是非常恭顺的道,“是,先生。”

  童穆非常快把车驾赶来了,鹄羽对冷芸道,?#21543;?#36710;罢。”

  冷芸扭头冲着幽林的方向看去,“元狄跟熊?#21307;?#20891;,还有熊盼儿小姐还未回来呢……”

  鹄羽看了眼童穆,童穆即刻道,“芸女,你先跟先生一块回大千寺,我留在这儿?#20154;?#20204;好了,你安心,以熊将军跟盼盼的实力,不会有事的。”

  “走啦!走啦!”鄂邑摇着冷芸的胳臂,“我可是一刻亦不想在这儿多待了!好脏好恶心呀!”

  “好罢……”冷芸见状,亦不再坚持,跟鄂邑一道上了车驾,鄂邑又招呼鹄羽,“鹄羽先生,你也跟我们一块回大千寺罢?#31354;?#20799;这样脏,不要把你的衣裳给搞脏了呀!”

  鹄羽?#28872;?#20102;下,仿佛在考虑鄂邑的建议,末了,他?#35895;淮由?#22914;流的应了声,“好。”便在诸?#35828;?#30446;瞠口呆中坐上了冷芸与鄂邑的车驾。

  鄂邑欢欣的不晓的该如何是好,冷芸却有些呆滞。

  喂,大神,你不是可以临空虚踏么?

  你这去大千寺还须要乘车驾?不是“嗖!”一下就上去了么?

  还有,你莫非不晓的避一避嫌?你一个大姑娘跟一个小?#22791;?#20799;同坐在一辆车驾中,真的好么?

  可当冷芸看见鹄羽玉树临风坦坦荡荡的坐在车驾里时,又觉的自个儿有些小人之心度君?#21448;?#33145;,鹄羽先生是?#24230;?#21602;?一瞧便是超脱于红尘俗世之人呀,因此不拘小节亦是正常的嘛……

  可冷芸总觉的有些不自在,想了半日往后,?#35895;?#30340;出了个惊?#35828;?#32467;论——她发觉自个儿的不自在?#35895;?#26159;来?#20174;?#33258;己胶东王妃的身分!她是有妇之夫,怎么可以跟另外一个?#21543;?#30007;子同坐在一辆车驾里呢?

  的出这结论的冷芸自?#21898;?#33258;个儿吓一大跳,她有些搞不清晰此是自个儿的真实想法还是从前的那接受了三从四德闺?#21040;?#32946;的冷芸残余在这具身子中的想法。

  莫非说穿愈了,即便想法都改变了?!

  先前的冷芸压根不会在男人跟前不自在呀!即便是那些名男子用赤果果的目光看她,她也仅是随便的笑笑,而后旋身把那?#35828;?#30524;眸给打瞎。

  而某人却浑然不觉的模样,看见冷芸有些扭捏,还关切的问道,“胶东王妃是不是方才受了惊吓,有些不舒服?”

  “没……没。”冷芸赶忙摇头,随口?#35835;?#21477;谎,“我是有些担忧熊将军跟盼盼小姐。”

  “噢……”鹄羽淡微微的一笑,冷芸却觉的车驾里温度仿佛下降了很多,有些冷。

  鄂邑耐不住个性了,恨不的黏在鹄羽身体上,不住的问东问西,“鹄羽先生,你为什么总戴着假面?”

  “……”鹄羽缄默。

  “鹄羽先生,是不是由于你长的太?#27599;?#20102;,怕人家?#21862;?#20320;,因此才戴着假面呀?”

  “……”继续缄默。

  “鹄羽先生,你可不可以要我看瞧你的脸呀?我作梦都想瞧你的?#24120; ?p>  “……脑穴上仿佛有青筋在冒。

  “鹄羽先生,你不要害羞嘛!你就要我瞧瞧嘛!我保证不会告诉旁人你长什么模样的!芸女,你也保证一下,快,保证一下……”

  ?#25226;劍俊?#20919;芸被鄂邑给?#24230;耄?#36214;忙拽了拽鄂邑的裙裾角,“鹄羽先生戴着假面,自然是有他的道理,你便不要强人所难了。”

  “我这不是崇拜鹄羽先生嘛?”鄂邑不以为意的道,“瞧瞧又可以怎样?我就想瞧瞧呀……”

  “鄂邑!”冷芸当心谨慎的看了眼鹄羽,这人身体上的冷气着实不住的向外?#25226;劍 ?#20320;不要闹了。”

  ?#32610;饈兰?#20043;事,并非你想怎样,便可以怎样的!”鹄羽终归沉声对鄂邑道,“翁主,你历来都这般?#28872;?#22916;为,何时能学会尊崇旁人呢?”

  鄂邑一怔,此是鹄羽先生第一回对她?#19981;埃?#21364;是一通?#21040;?#30340;话,可是她怎?#22836;?#27627;都不生气呢?

  “我……”鄂邑有些茫然,在她的世界中,确实没尊崇二字,即便对德?#35828;?#36319;皇贵妃,也仅是敬畏的含量成分更多。一切的人都宠着她,皆让着她,一切的所有,她都觉的理所自然,即便她让冷芸把彻哥哥让给她,那皆是理直气壮的,此是由于她觉的自个儿才配的上彻哥哥呀!

  “什么是尊崇呀?”鄂邑悄声的问道。

  冷芸无可奈何的摇了下头,想鄂邑改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呀。

  “尊崇,便是?#24425;?#22810;替旁人考虑,站立在旁?#35828;?#31435;场上想事儿。把自个儿与旁人搁在同等的位置。”鹄羽非常耐心的对鄂邑讲道。

  “可是……”鄂邑蹙起眉心,“旁人怎么可以跟我一样呢?我是翁主!我爹爹是大燕朝唯一的异姓王!我爹爹跟?#21307;?#36807;,我是天之骄女,即便是我想天上的月亮,他?#19981;?#24819;法子给我摘下来的!”

  “……”冷芸无语,鹄羽也缄默了。

  鄂邑讲完,看见冷芸跟鹄羽都不?#19981;埃?#20134;不晓的自个儿到底说错了啥,只的悻悻的道,“我……我是否说错了?”

  冷芸淡微微的叹了口气儿,“鄂邑,兴许你非常难理解何为尊崇,更不晓的什么叫作平等,但你跟我说……天底下最崇贵的你,过去没一个朋友,没一个可以跟你好生生说句的人,你快乐么?”

  “我……”鄂邑也跟随者缄默下,过了一会子,她当心谨慎的看了眼冷芸,开口道,“芸女,你不是我的朋友么?你讲过,你把我当作朋友了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25913;?/a>
<cite id="rj59p"><span id="rj59p"></span></cite>
<var id="rj59p"></var><cite id="rj59p"><strike id="rj59p"></strike></cite>
<var id="rj59p"><strike id="rj59p"></strike></var>
<cite id="rj59p"><video id="rj59p"></video></cite>
<menuitem id="rj59p"><video id="rj59p"></video></menuitem><menuitem id="rj59p"></menuitem><var id="rj59p"><strike id="rj59p"><thead id="rj59p"></thead></strike></var>
<thead id="rj59p"></thead>
<cite id="rj59p"><span id="rj59p"></span></cite>
<ins id="rj59p"><span id="rj59p"></span></ins>
<var id="rj59p"></var>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